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侦探故事>欲望凶宅

欲望凶宅

本文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2-20

魏松是天海著名的房地产商。他最讨厌的作家叫乔。六年前,乔写了一本名叫《《凶宅》》的书,讲的是租的房子被肢解的事。由于这本书描述的恐怖,凶手陈丽博士如何杀害女佣以及他如何残忍地肢解她的尸体的血腥场面至今仍使人们脸色苍白。魏松也遭受了巨大的不幸。这座闹鬼的房子已经空了,多年来一直无人问津。

欲望凶宅这一天,魏松接到一个自称是马辉的人的电话。他说这对夫妇刚从国外回来,想在天海买一栋安静的房子。魏松喜出望外。第二天,他亲自开车陪着马辉夫妇,带他们去了他们想要的天堂。房子位于海边,四周花草树木茂盛,环境非常安静。在介绍给马辉夫妇后,魏松笑着说,“我想要的价格已经是天海最低的了。如果马辉先生满意,我们明天就签房间协议,好吗?

是的,是的!马辉不停地点头,但他的妻子焦珊珊把丈夫拉到一边,沮丧地问为什么没有人买这么好的房子,而价格却很便宜。“是不是以前发生过,”听了郑的话,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马辉摘下眼镜,立即用歉意的语气告诉魏松,这对夫妇多年来一直住在国外,但国外不是天堂。去年,他的妻子和几名英国游客在菲律宾被当地恐怖分子绑架,并遭受了巨大的精神伤害。他经常在晚上做噩梦。正是因为妻子的健康,他把妻子带回家,想在天海买一栋安静的房子陪妻子生病。

说到这里,马辉看着他苍白的妻子。轻轻安慰道:我们应该信任魏松先生。否则,明天签订房屋买卖协议时,请魏松先生增加精神赔偿条款。我想魏松先生肯定会同意的。

焦珊珊只是笑了笑:魏松先生,你愿意吗?

由于你从未去过天海,也从未在国外生活过,魏松沉思了很久,仔细看了看这对温柔的夫妇,最后开心地点了点头。是的,我完全同意这位女士的意见。

第二天,在马辉和他的妻子签署销售协议离开后,魏松松了一口气,销售成功了!他不禁感到自豪,中午喝了一瓶酒。

但是半个月过去了,魏松遇到了麻烦。那天,他正在办公室接电话,这时马辉闯了进来,他的脸涨得通红:魏松先生,今天你必须明确一点,你卖给我们夫妇的房子以前曾被肢解过?

魏松听到这个消息时脸色突然变了,他立即站起来否认:这是谣言,完全是无中生有。

不要再欺骗别人了!马辉愤怒了,不允许魏松找借口。他拿出一本书,扔在魏松的桌子上。魏松不禁大吃一惊。这正是乔近年来创作的充满恐怖的《凶宅》。

起初,马辉和他的妻子在买下房子后过着非常愉快的生活。白天,他们在花园里玩花草。晚上,他们去海边散步,晚上看电视。因为妻子焦珊珊喜欢读书,马辉上街买了很多书给妻子看,自娱自乐。没想到,妻子看完《凶宅》后非常害怕。她颤抖着告诉丈夫,书中描述的犯罪现场是他们的家。马辉起初不相信。读完之后,他陷入了恐慌。更可怕的是,作者还在书的结尾做了一个特殊的解释。当警方结案时,无法完全找到死者的身体部位。可以肯定的是,其中一些仍然藏在房子或花园的某个地方。

魏松先生,你的欺骗和卑鄙行为太可耻了!马辉生气了,把眼镜放在鼻梁上,盯着魏松,他的脸红了一会儿。我妻子因过度恐惧而心脏病发作。我们不想要那所被送进医院的可怕的房子。另外,我会去法院!

为什么,你想通过法庭起诉我吗?魏松并不害怕。他拿起一支雪茄,漫不经心地回答道:马辉先生,法院可能会遗憾地告诉你,中国在这方面没有相关的立法。

魏松先生,别忘了,马辉的脸上露出了嘲弄的微笑,并反驳道,在我们签署的房屋买卖协议中,你知道吗

啊——魏松的背突然觉得好像受到了重重的鞭打,摔倒在皮椅上。马辉又冷笑了一声,像魏松这样的知名房地产商当然不希望我去找新闻媒体。你知道,后果一定很可怕,即使你不失去你的声誉,你的房地产生意也会直线下降。

我会退还你买的钱。魏松终于害怕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填好交给马辉。他虚弱地问,马辉先生,你要我付多少赔偿?

500万!马辉把支票塞进口袋,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显然,这是他已经想到的数额。这笔钱对魏松先生来说不算什么。请魏松先生考虑一下。我将在三天后回到办公室,希望能拿到现金。

马辉离开后,魏松愤怒地跳了起来,咒骂马辉,抓起他留在桌上的《凶宅》书。当他正要撕掉它时,他的手突然又僵住了。魏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大脑突然醒来,立刻抓起电话。

第四天早上,马辉来到魏松的办公室。魏松瘫坐在皮椅上,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穿着黑色夹克。马辉并不在意,只是带着保留的表情说道:“魏松先生,三天的期限已经过去了。你觉得怎么样?”

宋唯一的脸很沮丧:让我们安定下来。但是,关于赔偿的问题,你能不能闭嘴,仔细听着,魏松先生?510万不会少!马辉的语气很坚定,他的脸色变得很凶,他看着桌子下面催促道,开心,马上付现金,下午我会陪妻子去旅游取乐。

既然如此,魏松露出无助的神色,看着他眼睛旁边的黑色夹克,对马辉说:“这是我的财政部长。让他陪你去银行取钱。黑色夹克立即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我的车停在楼下。请让马辉先生跟我来。

马辉穿着黑色夹克出门,上了一辆黑色轿车。他自己开着黑色夹克,经过市区时没有在银行门口停下,而是带着天海公安局的标志向大楼走去。感觉糟透了,马辉赶紧继续说,停,停,我们不是在银行吗?

Black Jacket不理他,直接把车开进公安局大院,然后亮出他的身份证,冷冷地对马辉说:“我是戴锋,市公安局的警官。乔先生,你的戏也该到此结束了!

马惠本想硬抗,但当他听到那个代表风的警官叫出他的真名乔时,他的心突然颤抖起来,脸色变得死灰色。更让他害怕的是,他在审讯室遇到了妻子焦珊珊,她已经向警方坦白了。

原来10年前,本市《朝日新闻》记者乔经常报道国内凶杀等案件。一些老板害怕影响他们的房地产生意,经常秘密贿赂他。乔的灵魂开始扭曲。尤其是在他被报纸解雇并成为一名作家后,他给发生谋杀的房子写信,频繁出版书籍来宣传恐怖,然后带着他的妻子去勒索,最后引起了城市警察的注意。所以这对夫妇跑到英国逃跑。他们又做了同样的事情。出人意料的是,阴谋被揭露,并被英国警方通缉。这对马辉夫妇不得不逃离家乡。魏松是五年前他们试图抓捕的受害者。乔董卿夫妇早有预谋,在收到五百万元后立即离开了天海。但是警察发现他的妻子在机场等他。

庭审结束后,乔·仍是一脸困惑,喃喃地问道:“警官,你能告诉我警方是如何因为你破坏了的金融通道而发现——

的吗?戴锋警官从审讯桌上站起来,摇下他手里的书,带着嘲讽的语气,他恨透了你,以至于买下了你五年前写的《凶宅》!你知道目前在天海还没有这种书出售吗?

上一篇:假尸真冤

下一篇:豆沙雪糕与雪茄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