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侦探故事>假尸真冤

假尸真冤

本文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2-20

雍正年间,古城县九口塘村的河滩上,一具尸体被暴雨冲走。该县首富、卫生工作者杨·范统来到县政府报案,声称尸体是他在村里的表弟杨三姑。一个月前,他被他的丈夫勒索,并要求县的主人严惩凶手,并平反人民的冤屈。知县汤应诺不敢怠慢,立即任命刑室老书记李显宗和验尸员李融进行尸检。

假尸真冤老书法家李显宗为人正直,兢兢业业。李荣干多年的尸检工作也秉公执法。正当李融要出去的时候,杨范统躲开了,转身进去了。他从怀里拿出一根金条,放在桌子上。他说:“九口池沙滩上的尸体真的很年轻,是被杜如松弄伤的。叶莉不会违反民意,对吗?”李融平静地回答:没有调查,怎么能听从别人的意见呢?然后他把金条塞回杨的家里,离开了。

两个人冲到安放尸体的地方,发现尸体已经腐烂,被野狗咬了。他们的身份很难辨认。然而,李融根据丰富的勘探经验,从一只脚的骨头推断出尸体是一具男尸。从毛发骨骼进一步证实,尸体是一名未成年男子,尸体和成年女尸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李显宗仔细校对了勘验的结果,并在这个人的尸体上签了六个字。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掩埋了尸体,并在坟墓前竖起了一根柱子。

回到县政府后,两人立即将验尸结果报告给唐知县。李荣还说,杨拒绝了范统的贿赂。唐知县寻思曰:“杨为何假扮尸首,收受贿赂?”李显宗多年来积累了一定的办案经验。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估计杨姐姐还活着,离不开杨。不管杨的意图是什么,我们都要先找到杨姐姐。唐知府点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签发了一张罚单,命令他查明杨阿姨的下落。

李显宗很快就发现了:杨三姑在嫁给屠户之前就和村里的杨范统勾搭上了。然后,杨范统被她的父亲强迫离开杨三姑,搬到了这个城市。虽然她有三个妻子和四个小妾,但她对杨三姑情有独钟,而杨三姑碰巧遇到了屠的家人,正在寻找儿媳妇。媒人谈过之后,她很快就成了亲戚。结婚后,杨阿姨回到她母亲的家三天两夜。老实巴交的朋友图·如松无法忍受。她和杨阿姨吵架了。杨冉姨妈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不见了。据说杨阿姨在工作日回到她母亲的家只不过是一个借口。事实上,她遇到了她的情人杨·范统。难道这一次她也躲在杨范统的家里?李显宗打算明天再做一次调查。

第二天湖广总督麦竹派了一个叫高的人到谷城县作主审官来审理池塘里九具尸体的案件。这高是徐人杰的得意门生。他表面上善良,但内心邪恶。当时,他是广济县的候补县长。他担心他找不到真正的短缺。就在这时,他收到了杨的一大笔贿赂,要他用这具假尸杀了杨三姑的丈夫涂,并和杨三姑鬼混了很久。高想了一下,决定一箭双雕。他去了总督府,走了后门。

高上任未审,先拘留了杜如松和,又用另一个女人作。这个也是杨买的。接到命令后,他立即前往九口汤河滩,在那里他被命令挖掘坟墓并进行尸检。翻了几个筋斗后,身体不能再检查了。然而,他装模作样,探头探脑了很长时间,坚持说那是一具女性尸体。他还说在肋骨中间发现了刀伤的痕迹。

一份伪造的验尸报告送到了高的手里。他知道了这一点,立即发出了火的信号来折磨李融。李融是一个坚强的人,他大声回答道:“高个子!”尸体没有被绑住的脚趾骨,没有女人的头发,没有女人的身体特征,也没有刺伤

李融死时,没人知道尸体是男是女。因此,当戴着手铐脚镣的涂被带上法庭时,高勃然大怒,下令进行一场50人的决斗。然后他大声喊道,“你这个桀骜不驯的人,谋杀他的妻子是无可辩驳的证据。没有必要否认它!”我告诉你,本的成年人是铁面无私的。如果你不想再受皮肤的折磨,请快点!屠如松被打死了,但他嘴里还在喊着委屈。

高见他仍不肯招人。他命令首领端着一盆燃烧的炭火,烧红了铁索。他强迫杜如松跪在上面,只听到吱吱嘎嘎的声音。整个大厅弥漫着烧焦的肉味,杜如松昏了过去。高让局长用冷水把他叫醒,继续折磨他。杜如松即使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也对这种折磨感到不舒服。他嘴里喊着,“停下!”去死吧,去死吧!他承认他杀了他的妻子。

高得了口供,一块大石头落在地上。他当场被判谋杀犯涂的死刑,窝藏罪犯唐应予以开除军籍和开除军籍。李显宗糊涂了,玩忽职守。他被殴打100次,并被逐出衙门。他命令所有囚犯在被报告给上级批准之前被拘留。当这个案子被判决时,全城的人都议论纷纷,义愤填膺。高虽然接任了古城知县,却遭到了万人唾骂。

李显宗,一个老抄写员,被一百块木板从衙门里打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回家了。他没有多想,就认定这是一个不公正的案件。这位老书法家忍受着时断时续的痛苦,心中产生了一个坚定的信念:如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失败或死亡,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他记得黄安古城附近的一个县令陈鼎,他为人刚直,决定向他求助。走着走着,他苦苦思索:杨姐姐藏在阳府里。如果他能得到证据,他就能爬上梯子。

李显宗边走边想,当他听到有人叫他时,是老徐湿婆在城里开了一个豆腐摊。她说前天早上杨家的大小姐难产,让她帮忙接生。当她看到紧急情况时,她大声呼救。女仆在墙上拍拍手,喊阿姨。只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从墙的暗门出现。经过一番折腾,婴儿终于出生了。湿婆认出她是杨嫂,但装作不认识,而杨嫂却不认识湿婆。

老徐·希瓦心里明白,整个古城县都在为杨的案子而骚动,很多人都受到了委屈,尤其是这间刑房的叶莉,他对自己还是很好的!她听说叶莉已经出狱,非常想找到他,但是她没有勇气。她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他。李显宗听了,所有的痛苦和疲劳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直奔黄安。

黄安知县陈鼎,虽是七年级小官,却素未谋面。他长期以来一直怀疑九口汤案,并一直冷眼旁观。这天晚上,我突然听到我主人的报告。谷城县刑讯室的抄写员李显宗(音译)在缺人手的情况下要求采访,他说:“请快来。”听完李显宗的叙述,陈鼎立即透露了一个消息:皇上批准了太守麦珠关于屠死刑的报告,并派湖北太守吴英芬去传旨。据估计,他明天将经过黄安,去古城行刑。李显宗焦急万分,不停地搓着手,跺着脚。忽然跪下对陈鼎说:“陈大人知道这是冤案,却不能赔罪。我们都会成为千古罪人。我们真诚地希望大人能给我们建议!

上一篇:疑影重重验真凶

下一篇:欲望凶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