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侦探故事>致命航途

致命航途

本文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2-20

一、船长遇难

致命航途,一艘货船正在航行。马山站在甲板上,看着远处乌云密布的天空,自言自语道:看看这天气,恐怕暴风雨要来了。

突然,他听到船长室里有争吵,冲进来。我看见船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五个人正围着他。

一个背虎背熊腰的勇敢男人把姜鸣推了下去,激动地说:你杀了船长!

姜鸣喊道:你错了,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杀我叔叔?

事发前,我在机房,萧平在掌舵。他指着我旁边戴帽子的人。每个人都保住了工作,没有离开。那么,你是唯一一个不用工作就能出现在船长身边的人。

姜鸣大声喊道:不是我!我告诉过你你错了!

马山忍不住说:大勇!不可能,江十三四岁,怎么可能杀人?

大勇不耐烦地说:马山,你刚来这里。你知道什么?闭嘴。

另一名船员冯刚附和大勇说,“恐怕是这个家伙,没错!

在我看来,船上最老的人说话了。这位老人大约60或70岁,一只眼睛又丑又瞎。虽然我刚上船,但我已经在海上生活了50年。很久以前,在这个海域有一个传说,一个吸血鬼会悄悄地跑到船上,吸干船员的血,直至死亡。恐怕这一事件是由“小平”萎缩的身体引起的。他用一种吃惊的声音说:住手,这是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冯刚不屑地说:胡说,这是什么时候?老人说:你不认为他被咬到喉咙了吗?

每个人都看了看,果然在船长的喉咙下面有一个血洞。

但是姜鸣仍然被几个水手用绳子捆着。大勇命令把他们绑起来锁在船舱里。

马山忍不住冲出来阻止它:拜托,他只是个孩子!

大勇一拳把他打倒了。小平指着他说:“马山,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

2。“重现谋杀”马山踱来踱去,心中疑惑:他们怎么能确定是姜鸣杀了船长?大勇、小平和冯刚同意了。他们杀了船长然后陷害了孩子吗?老人实际上说那是个吸血鬼。的确,我上了这艘船只是因为船长给了我更高的薪水。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看到其他人都在工作,他拿着食物去了小屋。

舱门一打开,姜鸣赶紧喊道:“马山哥哥!救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马山放下食物:先吃点东西,姜鸣,你为什么登上这艘船?根据规定,这艘货船不允许儿童进入。

我父亲曾经是一名上尉。他四年前死于一场海难。我母亲很早就去世了,所以现在我是唯一一个独自生活的人。我父亲留下的积蓄现在很少了。我想像我父亲一样在船上工作,所以我请求叔叔让我体验一下船。虽然我只能做家务和做饭,但我叔叔还是付我钱。

你叔叔是死去的船长吗?

是的。当时,我确实在谋杀现场的甲板附近,我也亲眼目睹了这一情况。突然,一个黑影落在我叔叔身上。在混乱中,我叔叔去世了。我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黑影是谁?似乎是人,又似乎是吸血鬼。

别傻了,你怎么能成为吸血鬼?

马山站了起来,船正在航行,没有外人可以进来,所以凶手就在我们中间!如果把姜鸣和老人排除在外,只剩下大勇、小平和冯刚。他们太多疑了,还把孩子们诬陷为杀人犯。更奇怪的是,发生了像船长谋杀这样的大事件。他们不需要无线电联系,他们甚至不打算锚定。一定有什么东西!

马山安慰江:放心吧,我会小心看着他们,帮你抓到杀害你叔叔的凶手!

不知何故,货船偏离了原来的路线。这个突然的转弯使冯刚失去平衡,摔倒了。他想,“现在是小平在掌舵吗?他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跑出了门。

当人群冲过来时,他们看到小平躺在舵下,脖子上有一个血洞。冯刚低头看着小平的尸体。大勇问冯刚:怎么回事?

冯刚回头说:我不知道,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马山问:你刚到吗?他死时会和你在一起!

冯刚怒道:你说什么?你是说我杀了他?

马山冷冷地说:小平死后,船上只剩下五个人了。队长和小平都很强壮。杀死它们需要相当大的力气。瘦弱的老人和孩子姜鸣应该被排除在外,所以只剩下三个人了。当我们到达现场时,你在小平的尸体旁边。

冯刚兴奋地说:根据你所说,我就是凶手。不要给人一个肮脏的谎言!他向马山挥拳,马山打了冯刚一拳:你有罪吗?快承认吧!冯刚回到马山朝拜,两人立刻纠缠起来。

大勇急忙停下来说:冷静,打架有什么用?队长、小平、冯刚和我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我们都非常了解对方。互相毁灭是不可能的。但是,只有马山你是新成员。也许你有什么阴谋要加入。

荒谬!我为什么要杀他们?马山问道。

突然老人喊道:“前面有岩石,快驾驶!

大勇迅速掌舵。船转了一个大弯,险些撞上礁石。每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忙着争论。一不留神,他们几乎去了西方的天堂。

冯刚指着前面说:我们暂时停止争吵吧。听着,今晚可能会有一场暴风雨,当云流动的时候。

大勇说:船上的人不够多。老人也应该帮助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尽力去吃,否则我们真的会死。我掌舵,冯刚去机房,马山去甲板。老人通过无线电回答了台风的信息,并联系了我。姜鸣负责烹饪。时间紧迫,所以他把剩下的馒头热了热,给了每个人。听着,让我们先抛开所有的怨恨。如果我们不尽力,船会沉的。

3。令人惊讶的吸血鬼: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大。每个人都处在生死线上,都在努力奋斗。没有人关心江明送的馒头。

上一篇:证据粘在了楼梯上

下一篇:疑影重重验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