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侦探故事>复仇

复仇

本文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2-18

白尊出现了。他手持驳壳枪,走进老街,向大槐树走去,瞄准绑在树干上的狼心。

白尊离大槐树约100米。凭借他的枪法,他可以瞬间突破狼心。白尊没有开枪。他想起了被狼心吊在槐树上的屈辱,脱下衣服,被打了一天,然后走近槐树。

复仇盯着他,双腿颤抖,希望他的枪没打中。

游手好闲的人害怕流血,分散在街道的尽头。剩下的白尊的两个帮手,一个拿着刀,站在狼心旁边,向他吐唾沫。

在离槐树50米远的地方,白尊的驳壳枪被平握着,可以瞬间刺穿狼的心脏。白尊没有开枪。他想起了狼心的邪恶。一天晚上,狼心命令强盗烧死他的父亲。白尊走近槐树。

狼心盯着自己的枪,想起自己从小乞讨的花子成了土匪的场景,泪水滚滚脸颊。

在槐树20米范围内,白尊记得对狼说了些什么。他没有开枪。

狼心盯着他的枪,眼睛一动不动的有光泽。

当他走到槐树前五米时,白尊急忙上前。他没有开枪。

Wolf heart的眼睛折射出心脏狂跳的恐惧,等待听到枪声时脑袋开花。

白尊站在狼心面前,枪口对着敌人的额头。

狼心闭上眼睛。

狼心听到白尊对他说:“我可以在100米内杀死你,你害怕;我可以在50米内杀了你,你忏悔吧;我可以在20米内杀了你,你已经绝望了;我可以在五米内杀了你,你等着去死;我想当面杀了你,你已经死了。我不用开枪。

狼的心从噩梦中掉了出来,睁开眼睛,撇着嘴,看着白尊把枪从额头上拿开。

你已经死了。我不用开枪。白尊又咕哝了一句,转身离开大槐树,带着两个帮手消失在老街的尽头。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从小巷里走出来,来到狼心镇四处张望。她拿起他的右耳,看见两个痣,一个大,一个小,在耳朵的根部。狼疑惑地看着老太太。她紧紧地拥抱着他,哭了。

她摇了摇她的手,解开了他:儿子,你是我最小的儿子,不叫狼心。那年你逃离战争时逃跑了。那时,你还太小,不能做你的大哥。

阳光很微弱,从槐树的叶子中从上到下穿过狼心的头和脚。狼的心感到浑身发麻,带着血回到了结扎的痕迹。

上一篇:原来是谋杀

下一篇:正常死亡的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