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一次代孕费-不幸患病,但不愿放弃成为母亲这个梦想

本文作者: 更新时间: 2021年09月19日 12时09分19秒
摘要】4月13日,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派出督导组赴山东,对“高管鲍某某被指性侵养女案”办理工作进行督导。几天后,海口教师彭某某又被举报多年前性骚扰女学生……

  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 试试增加个罪名?

  法律专家提议:条件成熟时设立“滥用信任地位剥削性利益罪”

  羊城晚报记者 董柳

  4月13日,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派出督导组赴山东,对“高管鲍某某被指性侵养女案”办理工作进行督导。几天后,海口教师彭某某又被举报多年前性骚扰女学生……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涉嫌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就会“不定时”地浮出一宗。

  最高人民检察院15日公布了今年前三个月全国检察机关主要办案数据,其中全国检察机关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决定起诉4151人,同比上升2.2%。

  法学专家表示,我国刑法规定,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不论幼女是否同意,均以强奸罪论。司法实践中常遇到的问题是,当被害人处于14至18周岁之间,同时和犯罪嫌疑人具有特定关系——比如监护和被监护关系或者师生、医患关系,被害人的“同意”问题变得非常复杂。

  A、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发现难、取证难

  佛山市南海区个体户陈某某摊上事了:他被指多次猥亵情人刘某的女儿小晴(化名)。小晴陈述,她从9岁开始到11岁,共被陈某某猥亵30多次。

  检察机关指控,从2014年11月开始,陈某某与被害人小晴的母亲刘某发展成情人关系,并不定期到刘某位于南海区的住宅吃午饭。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至2017年7月中旬,陈某某趁刘某不在家或上洗手间等时机,对小晴实施猥亵行为。

  法庭上,陈某某否认猥亵小晴。“2017年7月中旬,我和刘某的情人关系被妻子发现了,我为了维护家庭提出分手,刘某不同意,我们为了分手的事情多次争吵和报警。”当年7月28日,他坚持要分手,刘某在车里要生要死,说要撞车,陈某某按她的要求写了10万元分手费的欠条给她,“因为刘某没有勒索到分手费就怀恨在心,便串通女儿小晴捏造事实、污蔑我。”

  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审理认为,证人罗某和古某的证言,是被害人报案后才将被猥亵事情告诉这两人,属于传来证据,无法起到印证小晴陈述的作用;至于小晴7岁表弟的证言,根据其年龄、智力水平及其对事物的认知、判断能力,未能达到成年人的程度,故其所描述的现象未必客观真实,另外该证言与小晴陈述未能相互印证,故证明力不强。法院认为,该案证据未能达到确实充分的定罪标准,又不能排除合理怀疑,陈某某被指猥亵儿童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其宣告无罪。

  陈某某事实上是否存在猥亵行为,扑朔迷离,亦真亦幻,但在法律上,疑罪从无,他“无罪”。

  然而,不少案件在“发现”这关就被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