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亲情故事>长得很像的同学,竟是失散十七年的孪生姐妹

长得很像的同学,竟是失散十七年的孪生姐妹

本文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2-20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15001 milliseconds

这应该是一种巨大的快乐,但是他们的亲生父母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快乐。因为这背后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个姐妹属于超生,而且她们还有一个姐妹。那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得到了最严格的执行。一旦发现孩子太多,仕途肯定会受到影响。最初,孩子的母亲想堕胎,但当她怀孕时,她的祖父病得很重。她照顾了这个孩子几个月。当她忙完之后想堕胎时,她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医生说,不能玩,只能生孩子。因此,他们将离开他们的城市,来到他们的堂兄杨延文居住的牡丹江生孩子。

在结束分娩后,孩子的亲生父母委托杨延文把孩子交给一个好家庭。对于这个刚出生的侄女,杨延文自然很高兴,不愿意把它们给别人。但当时,她还是牡丹江医学院的一名大学生,没有经济来源。独自支持他们当然是不现实的。我该怎么办?她只能和自己的妹妹商量。我姐姐和她丈夫结婚多年,还没有生孩子。看到这对双胞胎姐妹如此可爱又如此不幸,她决定收养她们。这就把杨延文从表亲提升为嫂子。然而,她姐姐家的经济条件也很有限,她提议只收养最大的孩子袁昕。杨延文委托她的同学寻找一个好的家庭,并最终给了她的妹妹新宇一个可靠和诚实的富裕家庭。从那以后,我的妹妹新宇把她的名字改成了洋子。至于两人不同的生日,那是因为辛雨的养父母在申请她的户口时给了她错误的出生日期。

就这样,袁昕和辛雨生活在一个城市的不同轨道上。最初,父母双方同意让孩子安静地成长,直到他们结婚后才说实话。但是有时候,生活比戏剧本身更戏剧化。当双方的养父母都认为这个秘密会被隐藏很长时间时,他们神秘地相遇了。初中毕业后,这对双胞胎姐妹同时被同一所健康学校的医学和美容班录取。他们成为同一专业不同班级的同学。太棒了,太宿命论了。

此时,面对姐妹们的询问,父母双方选择保持沉默。事后,他们分别给杨延文打了电话,决定先不告诉孩子们真相。毕竟,他们还年轻,所以让他们先读完这本书,等他们成熟了再讲清楚。

姐妹认识双胞胎,姐妹不能分开。

在健康学校学习的日子过得很快,姐妹们很快就面临实习和就业的问题。那时,小姨杨延文已经在上海开了一家美容院,辛媛提出要去上海和她嫂子会合。看到这对姐妹已经在一起生活和学习了将近两年,他们就像一个人一样,不能分离。杨延文和两个父母一起把这对双胞胎姐妹带到了上海。然而,这意味着有必要告诉姐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有19岁,说他们不大,在成年人眼里他们还是孩子。毕竟,他们是成年人。

在说出真相之前,养父母都陷入了沉思:如何告诉他们这个被封存了19年的秘密?从现在开始,平静的生活会被打破吗?如果辛媛的父母先告诉辛媛真相,然后与姐妹俩关系密切,姐姐会马上知道,然后再问她的父母,心里肯定更不高兴。然而,如果你一起告诉他们,以他们固执的个性,估计他们会暴跳如雷半天。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两个家庭第一次坐在一起,面对面交流,最后选择在同一天,在他们各自的家里告诉姐妹们这个事实。

今天是星期五,两个在学校呆了一周的姐妹要回家了。父母都打电话来接他们。姐妹俩手挽着手走出校园,一眼就看到两对父母在门口等着。当然,家长们也看到了姐妹俩跳出校园的温馨画面。毕竟,血浓于水,姐妹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命运仍然紧紧地缠绕着他们,没有任何抵抗能把他们分开。这再次加强了决定性

当他们回到各自的家时,姐妹俩分别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们的父母告诉他们:“你被我们收养了。你们确实是孪生姐妹。”没经历过太多世界的姐妹们听到了这些“哇!”两姐妹一下子哭了。理论上,同学的怀疑和老师的提醒也应该让姐妹们有所准备。然而,两人当时只是中学生,一直持有“不一定像双胞胎”的简单想法。突然间,老师和同学们的猜想变成了现实。他们真的无法一下子避开它。

懂事的辛媛抱着她的养母说,“你是我的母亲。如果我的亲生父母来找我,我就认不出你了!”“好了好了,傻孩子,我们是父母。我们过去是,将来也是。”她的养母的良好安慰逐渐使袁昕复活了。倔强的新宇呆了很久,然后躺在床上三天不吃不喝。问完之后,她低声说道,“这是真的吗?我不能接受。”养父母谈了很长时间,但什么也没发生。新宇的倔脾气上来了。任何人说话都没用。

到目前为止,两姐妹都无法清楚地表达她们当时的感受。可以说他们感情复杂。可以肯定的是,对养父母的感激之情胜过一切。他们最不能接受的事实是,最优秀、最亲近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养父母呢?他们是自己的父母。

当他们慢慢平静下来,他们逐渐接受了这一切。原来他们真的是双胞胎。难怪他们如此亲密。分居17年后,两姐妹成为两年来最好的朋友,并最终在19岁时相识。比赛结束后,洋子把自己的名字改回了新余。

变成蝴蝶,姐妹们改变了他们的面孔来欢迎新来的学生。

在了解了自己的生活经历后,两姐妹非常感激她们的小姨,并想在她的美容院一起工作。2006年,姐妹俩从中国东北老家来到上海,从那以后一直在杨延文的美容院工作,成为前台的美容顾问。加上前两年的校园生活,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7年。在错过了前15年和接下来的几年后,这对姐妹说她们永远不会轻易分开。

在他们一起度过的7年里,他们和同龄人分享着同样的快乐和悲伤。然而,他们最大的担心是有些人想不出——。他们是如此相似,以至于他们经常出错。在学校,这两个人不在同一个班,所以老师和同学不太可能把他们弄错。然而,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后,他们的工作内容完全一样。当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客人面前时,他们经常迷惑客人:你刚才不是还在手术室吗?我一转身,你为什么就来了办公室?

不幸的是,因为美容顾问的工作需要与每一位客人沟通,通常很多次,一位客人会来咨询他们几次。结果,袁昕经常遇到陌生人,他们很认真地对她说:“新宇,我想咨询一下……”袁昕只能不好意思地告诉客人,她不是新宇。另一方面,新宇也遇到了许多类似的情况,几乎被抱怨服务态度差。

有人说你最好换个工作,这样就不会有人把你当成别人了。

这是姐妹们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尽管他们在人生的前17年都在同一个城市,但他们从未见过面,也不知道彼此的存在。17岁时,奇妙的命运将他们带到了一起,他们在学校遇到了“另一个自己”。后来,他们终于在亲戚的见证下认出了对方。现在,他们一起来到上海做美容工作。他们决定一起工作和生活,什么也不说。这是为了弥补17年的分离。

我不想被分开,我想避免因长相而引起的各种误会。如何解开这个结?我们做什么呢

每天看着这么多病人在医院进进出出,他们满怀期待,满意而归,实现了完美的外观.“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姐妹俩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个方法——

整形手术,整个给两个人都不喜欢。

姐妹们的目的很简单。我不想让别人误认为他们是新的和不同的

这个时候,完全不能接受这个做法的反而是杨燕雯了。作为她们的小姨,从小就对姐妹俩倾注了极大的关心与爱护,她喜欢这对姐妹花本色的样子。但是,她也深深明白姐妹俩的苦衷。也许,长得像对于其他双胞胎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尤其在长大后拥有各自的朋友圈工作圈,长得像一般不至于给生活造成多大困扰。可是,这对好姐妹自打相认开始,便决定以后一定要生活、工作在一起,永不分离,长得像反倒成了一件烦心事。到哪儿都被认错,解释都来不及。

作为一院之长,杨燕雯深谙姐妹俩选择的手术并不会有什么风险,也的确是个一箭双雕的好办法。她无法辜负姐妹俩期待而又信任的眼神,这场手术,还必须她来做。

杨燕雯行医十多年,技术精湛,是个经验丰富的整形医生,通过她的神奇之手而改头换面甚至可以说开始全新人生的客人不计其数。然而给自己的亲人做整容,而且还是自己的双胞胎外甥女,应该这辈子也就这一回了吧。

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如她们所愿,馨元有了一个完美小巧的鼻子,馨予开了双眼皮后双眸显得炯炯有神。更重要的是,如今再也不会有人认错她们两个,不管是和她们相熟的同事,还是刚看到她们的病人,都很容易区分她们。

泰戈尔曾经写过这样的诗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馨元和馨予这对双胞胎姐妹花是幸运的,虽然分离了15年,但往后的日子可以一起携手走过。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姐妹俩的亲生父母这二十多年来从未露过面,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起过自己当年遗弃的两个小公主呢,是否挂念她们的安好,是否想过重新找回她们。姐妹俩心中有结,都没有问起亲生父母的事,不知道以后的日子里,她们是否会提起这事儿……

上一篇:我的哥哥董小宝

下一篇:带着瘫痪发小出嫁,好姑娘十年一诺情深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