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儿童故事>哨所里的军马

哨所里的军马

本文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0-02-20

高原上的蓝天和禁地中的草原一起走向地平线。看不到尽头,但纯净的蓝色和绿色相互辉映。神圣的

83岗哨一直延伸到远处。这是游骑兵最远的岗哨。因为它位于一个无法进入的峡谷中,军马成为岗哨官兵在山上巡逻的唯一交通工具。2004年,我被分配到这里,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这座山是孤独的,禁地中的士兵是孤独的,这是山外的人无法想象的。在他们眼里,这种孤独的生活很平静,似乎是一种和平,远远超越生活,但谁能体会到这里的痛苦呢?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一种独立存在的战争友谊正在萌芽和成长。

只有老班长和我在岗位上,还有我们沉默的战友,马海德。黑豆已经在岗哨上呆了5年了。在老班长来到岗哨的那天,它也是从骑兵连调过来的。黑豆和人一样。当它离开心爱的群体进入另一个陌生的世界时,对它的灵魂来说是一种毁灭。班长说黑豆来的时候非常生气,根本无法靠近。为了更接近他,他们一天喂他几次,甚至喂他公司提供的所有花生。他们每天都试图梳理他的头发。黑豆最终接受了班长和他不得不忍受的孤独生活。

那天,我被分配到岗位,班长拿着黑豆在山坡上等我。黑豆看见我提着行李跑上山。班长告诉我,这是黑豆近年来养成的习惯。只要有新人,他们就会以这种方式展示他们的快乐。

但我不同。当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对把我分配到最偏远的岗位有很好的想法和感觉。第二天,班长带我去喂黑豆。黑豆很高兴看到我们,来回移动,发出突突的声音。班长突然听到电话铃响,赶紧给我点东西喂黑豆。他跑去接电话。我闻到一些美味的草,看着空旷的雪山。突然,我的脾气变得不明,狠狠地踢了黑豆一脚。这一幕碰巧被回来的班长抓住了。班长立即喊道:“你想要什么?”我没想到班长会看到它。他红着脸站在一边。班长走向他,抚摸着黑豆。他对我说,“将来,我们会一起住在这里。如果你对我有怨言,它不会说话,但它是人,要善待它。”这时,黑豆的眼里似乎有泪水。他走近我,在我身边点点头,好像是为了安慰我。当班长看到这一幕哭了,我也哭了。那一刻,我完全爱上了这位沉默的战友,开始独自生活在岗位上。

在生活的禁区里,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依赖是血浓于水的战争友谊。然而,我们和我们愚蠢的战友之间的感情似乎超过了一般的战争友谊。我们担心天气会又冷又饿。黑豆会随时随地跟着我们,就好像他们一会儿也见不到我们一样,他们的情绪会恶化。

转眼间就是冬天了,我已经习惯了,但是离开这里的想法从未停止过。到年底,这个夏令营并没有改变我的想法。那时,我的心情不好。一天,我带着黑豆下山去收集补给。班长拒绝让我走。他说根据他的经验,这种情况会改变。如果下大雪,这座山就会关闭,但我坚持要去。班长看出我心情不好,不能再说什么了,所以他只好听我的。我花了六七个小时下山去公司。我特意为黑豆打包了一些大豆,并把它们留在路上吃。

天空晴朗,我心里嘲笑着班长的经历,拿着黑豆悠闲地下山。两个小时后,我看到一片乌云从北方袭来,紧接着是一场大风和大雪。我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我不得不把黑豆拉到一个废弃的车间。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因为洼地里的积雪,积雪已经达到了40厘米。回去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离开这里,如果我们不能爬出洼地,我们将被埋在雪中。车间里甚至没有门,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生火。温度

当我醒来时,我正躺在医院里。班长哭着站在我旁边。当我问黑豆怎么样时,班长突然哭了。班长说黑豆冻死了,离哨所大约3公里。当我把整个故事告诉班长时,班长哭得更伤心了。他对我说:黑豆不吃大豆。他肯定想让你带着它跑进雪里,然后回来告诉我。然而,当路太远时,我的心感到极度痛苦,无法支撑。当我几次回到岗位时,黑豆已经静静地睡在岗位旁边了。我的鲁莽让它付出了生命,我该如何面对它,如何回报它?也就是说,从那天起,我对班长说:只要组织需要,我将在这里度过余生,带着我的军队和我的黑豆。

上一篇:挖掉马肝

下一篇:班勇和汗血宝马